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理财 > >>理财

卞永祖:美元交易体系“断链”风险评估

人已围观

简介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卞永祖、赵子木 3月以来,美国国内疫情不断恶化,加之总统大选临近,美国一部分政客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在疫情问题上“甩锅”中国,变本加厉地破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卞永祖、赵子木

  3月以来,美国国内疫情不断恶化,加之总统大选临近,美国一部分政客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在疫情问题上“甩锅”中国,变本加厉地破坏中美关系。

  有分析人士担忧,经历经贸摩擦、科技封锁之后,为了在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中谋求舆论优势,特朗普政府有可能采取更激进的方式来打击中国。其中,挑动两国之间的金融争端恐会成为美国对华极限施压的下一个目标。

  在金融领域,美国下一步会对中国采取何种行动,又将对中国造成何种影响,是中国不得不严肃考虑、准备应对的问题。

  移出美元体系?

  当下,美国在金融领域已对中国摆出了咄咄逼人的姿态,包括提议把不符合美国会计准则的中国公司赶出美国股市,并加强审核来自中国的投资,特朗普政府甚至扬言将全面阻止中国公司赴美上市。

  在诸多可供美国选择的金融打击方式中,最为激进的一种便是将中国移出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如美国采取此种手段,中国将会被排除在美元体系之外,中国的金融机构与以SWIFT为基础的全球金融体系的联系将被切断。

  世界上绝大部分金融机构都接入了SWIFT系统,不同的机构通过该平台与世界其他国家的银行和类银行进行交易。尽管SWIFT是一个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国际组织,受到欧盟法律管辖,但由于绝大部分国际支付均以美元结算(约为40%),因此美国对SWIFT具有重要影响力。

  在之前的朝核危机和伊核问题事件上,美国胁迫SWIFT将伊朗和朝鲜移出其交易体系,使得这两个国家无法再与其他国家进行正常的金融交易,其中伊朗不得不紧急宣布使用欧元和人民币作为其跨境交易货币。

  中国所有的国有商业银行都加入了SWIFT系统,这意味着一旦美国宣布对中国进行金融制裁,SWIFT系统很有可能迫于压力,将这些机构排除在体系之外,这将导致中国无法在世界任何地方使用美元结算。

  金融制华将反受其害

  美国敢对中国大型金融机构进行制裁吗?恐怕很难。比如,中国的四大国有银行工、农、中、建均已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名单,一旦其业务发生重大风险,必将对全球金融体系造成冲击。

  更难以想象美国对中国进行全面金融制裁将导致的后果。美元的实力来源于它既是全球使用最广泛的贸易结算货币,同时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避险货币,被广泛运用于投资领域。东亚地区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该地区的各国通过贸易已深深地融合为一体,中国又是全球第一大制造国,是整个东亚的制造业中心,无论是日韩还是东盟各国,都出口大量原材料或零部件到中国,组装成产品后再分销到世界各地。

  因此,一旦美国禁止中国使用美元结算,将导致直接从中国进口的制成品无法使用美元结算,也会使得为中国提供原材料的东亚其他国家受到严重影响。作为回应,东亚地区将不得不使用其他国际流通货币来取代美元的位置,以保护各国自身的制造业不受冲击,这种回应将撼动美元作为全球首要贸易结算货币的地位,从而使美元丧失作为全球优势货币的一个重要支撑。

  同时,作为世界最大的贸易进口国和出口国,如果中国被禁止使用美元交易,与中国相关的绝大部分贸易及跨境投资活动都将无法进行。若果如此,中国就不得不要求全球投资者选择人民币作为指定支付货币,国际金融和贸易机构则将被迫“选边站队”:是与中国继续贸易,还是留在美元体系之内。这将造成国际货币金融市场的极大混乱。

  因此,如果美国悍然发动对华全面金融制裁,其后果很可能是动摇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优势地位。特别是,当下深受经济危机和疫情持续蔓延等困扰,美国真的敢于冒着失去美元优势的风险来金融制裁中国,使美元与人民币脱钩吗?可能性很小。

  需防“精准打击

  尽管如此,也不能排除美国采取相对保守的“精准打击”方式来攻击中国金融机构。

  2017年,美国将中国的丹东银行列为“朝鲜进入美国及全球金融系统的管道”,宣布制裁该银行,其被禁止与美国金融机构有任何账户往来,同时所有美国海外机构都被禁止与其产生合作关系。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方一贯反对在联合国安理会框架外实施单边制裁,尤其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根据其自己的国内法对中方实体或个人实施‘长臂管辖’。”他说,中方一贯全面、认真执行安理会有关涉朝决议,履行承担的国际义务,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

  在2014年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武装冲突后,美国宣布对俄罗斯进行金融制裁,尽管并未直接将其移出SWIFT系统,但俄罗斯的100多家主要银行均被列入了美国的“黑名单”,所有和这些银行相关的SWIFT汇款都需经过层层报备。原本只需3天左右就能完成的国际汇款业务,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完成。低效率的金融极大冲击了俄罗斯经济,卢布兑美元汇率从2014年6月的33.6飙升至2015年1月的68.9。

  尽管美国不太可能全面切断中国与SWIFT的联系,但随着大选临近,不排除美国政府会突然采取对中国单个金融机构或特定行业进行“精准打击”的方式,来破坏中国金融业。

  不过,就算美国有能力对中国发动类似的金融袭击,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深度融合而成的金融、经济市场,和中国超大体量的内需市场,都将在很大程度上中和这类金融制裁的消极影响。例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其对于铁矿石和石油等资源的巨量需求,将使得交易双方主动选择更可靠的交易机制,而不是机械地依赖于美元体系。

  未雨绸缪

  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美国有对中国进行金融打击的可能,这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金融市场的稳定和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因此,未雨绸缪至关重要。

  首先,继续推进中国经济国内大循环体系建设。发挥国内超大市场的优势,完善市场制度,合理配置资源,并通过技术创新加快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从而打造一个主体稳定、有活力的内循环经济体系,弱化不稳定的国际局势对中国金融经济市场造成的不良影响。同时,实行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利用国内产品配套体系相对完善、社会环境安全稳定的优势,吸引全球更多的高科技企业到中国生产、销售其产品,吸引大型金融机构配置人民币资产,在分享中国发展红利的同时,也跟中国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其次,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9-2020)》,截至2020年6月末,人民币在国际支付货币中的份额1.76%,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仍有巨大进步空间。目前超过70%的人民币国际支付是在香港进行的,而港元与美元挂钩,使其可以自由兑换成其他货币。在不能排除美国下一步可能采取行动削弱甚至中断这些联系以打击中国金融业的情况下,一个不受美元制衡、可自由流通兑换的国际化人民币就显得尤为必要。

  中国目前已有的独立于SWIFT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可以为境内外金融机构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等相关服务。未来还需加大同其他金融中心以及相关金融机构、监管机构的合作,扩大人民币的应用范围,稳步推动资本项目的对外开放。如此,人民币将得到更多投资者的青睐。

  最后,加快金融科技的应用和发展。科技改变了所有行业,金融业也不例外。利用中国在大数据、5G等领域的优势,加快在金融治理、金融监督方面的改革步伐,有利于中国金融行业在全球影响力和未来竞争力方面的提升。数字人民币在全球数字货币的发展中处于领先位置,其普及不仅让日常交易便利化,也带动了大量新业态的发展,有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目前,数字人民币仍处于起步阶段,全面普及并向海外大规模推广尚需时日。

  可以看到,随着新发展理念的持续推进,以及经济内外双循环政策的逐步落实,中国的内需市场将不断扩大,内生动力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更愿意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对抗。美国即使想同中国发生金融对抗,其难度也会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其敢于冒险的概率也会越来越小。

  本文刊于《环球》杂志2020年第20期

Tags:

相关文章

商务合作Q:2438076727

标签云